黄app免费

【 .】,精彩免费阅读!

天空中。

方青璃驾驭着那青色凤凰,从轩辕湖出发,前往太清宫。

方月薇则乖巧在她身边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“三只伴生兽,都转化为伴生灵了?”方青璃面色有些冷漠,眼睛微微红肿,衣袖内一双手,紧紧的握在了一起。

“是,奶奶。”方月薇低头说。

“一条胳膊彻底粉碎了是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就算断臂能重生,也得好几年,而且再生的手臂,和原先的身体,炼体程度的不匹配,短时间无法承受力量,影响还是很大。这等于‘小宝儿’成了半个废人了啊。”方青璃说话的时候,舌头都在发抖。

她脑子里不断出现着,这小孩从婴儿到牙牙学语 ,一点一滴长大的画面。

“嗯。”方月薇只敢点头。

“们娘亲走得早,小宝儿是我一手带大的,唉!他平时这么乖张,遭受这样的致命打击,以后可都是苦日子咯。”方青璃说着说这,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。

骑自行车的清纯美少女

“奶奶……”

“薇儿啊,说他和谁斗不好,偏偏和尊神看重的人斗,唉!吃了这么大一个亏,幸好还留了一条命,以后吃一堑长一智,日子还能过。”

方青璃摇头叹气,左右都是难受。

“奶奶,就算那李天命有这等身份,以侍神殿主的身份,难道都不能为自己孙儿做主吗?对尊神来说,才是最重要的人吧?”方月薇问。

方青璃摇了摇头,道:“尊神是神!我只是一个仆从,她不会管我的孙儿的事。她说过,有意在十年内,将李天命打造成太古神域的巅峰高手,想要给小宝儿做主,很难。”

“我爹也不行?”

“爹?在尊神面前,他算什么呢?月薇,别说了,小宝儿这次能捡回一条命,就是不幸中的大幸,他就算剩下一只伴生兽,那也是御兽师。以后好好努力,沉下心思,有我在,前程不会差,只要不得罪李天命,也没人能欺负他。”方青璃道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方月薇点头。

“人啊,能活着,不管怎样,那都是比死要好。小宝儿这么顽劣,也该长大了。”方青璃眼眶微红,一想到孙儿现在肯定很绝望,她心里很难受,恨不得快点回到太清宫去。

“自从上次,尊神遭遇刺杀,奶奶再也没回来过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转眼,太清宫到了,方青璃直接落在了庭院中。

“对了,奶奶,星阙身上,还有李天命留下的一种封禁,威力很强,很暴乱,帮他看一下吧。”落地的时候,方月薇想起来说。

“嗯嗯。”

方青璃一个闪身,就进了宫殿内。

“孙儿啊,小宝儿,睡了吗?”方青璃跨越长廊,往里面而去。方月薇则快步跟上。

宫殿内静悄悄的,无人回应。

“这边。”

方月薇指了一下,两人进了一间寝宫。

她们抬头一看,方星阙正在床上呢。

那一瞬间,一老一少两个女人,表情骤然僵硬,面色瞬间惨白,眼球剧烈颤抖,直接失声。

她们看到,方星阙的头,还枕在枕头上。

然而,

被窝里鲜血淋漓,惨不忍睹。

方星阙瞪大眼睛,绝望死去,承受着无尽的恐惧。

“噗!”

方青璃当场喷出一口血雾,七窍流血,昏倒在地上。

……

二元战场,大部分人已经散了。

方家密室外。

“爹!爹!”

方月薇花容失色,闯了进来。

她抬头一看,方家这些大人物正在往外走呢,其中方太清走在了最前面。

“何事惊慌?”方太清平静的看了她一眼。

“爹——!”方月薇跪在了地上,脸无人色。

“说话。”方太清道。

“星阙,走了。”方月薇道。

此话一出,全场死寂。

方才还在讨论的各方人物,都怔了一下,朝着方月薇看了过来。

“怎么死的?”方太清眼睛一眯,声音严寒了许多。

但是,他这样的反应,对于一个父亲来说,其实太平静了。

“李天命在他身上留下了一种封禁,我以为没事,给他转化了伴生灵后,我就去找奶奶过来,结果那封禁发作,把他身体绞杀成了……星阙太可怜了,至今为止,那封禁还在他的尸首上游走……呜呜!”方月薇肩膀颤抖,呜呜哭了起来。

全场更加死寂!

“意思就是,李天命杀了他,是吧?”方太清问。

“是!”方月薇颤抖,“爹,都怪我,没有重视那封禁,没有及时……”

“奶奶呢?”方太清问。

“她,她很难受,可是……她什么都没说,回轩辕湖侍神殿了。”方月薇道。

“什么都没有说吗?”

“她伤心得吐血了,可是,更难受的是,我们不能给星阙讨回公道,是吗?星阙只是伤他一只伴生兽而已,他却赶尽杀绝啊!什么时候,我们家的人,成了别人眼中的草芥了……”方月薇茫然道。

她不是很喜欢这个弟弟,可他的死状,却深深的刺激着,她身为天元宗主之女的尊严。

“爹……”

所有人都在看着方太清。

很多人都义愤填膺,目光凶光乍现。

“走,先回去安葬我儿。”

方太清踏步离去。

……

轩辕湖,燃灵宫。

方青璃从外归来,整理了一下衣物,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,踏入了燃灵宫。

“尊神。”她进来后,侍奉在姜妃棂身边。

“嗯。”姜妃棂百般无聊,看了她一眼。

过了一阵子,方青璃道:“尊神,有个好消息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据说李天命拿到了繁星池名额,名列繁星榜第一。进步委实太大了。”方青璃低头说。

“是吗?可以。”姜妃棂赞赏道。

“尊神的眼光,真是令人佩服。这李天命刚到神宗的时候,我们都看不出,他有何特殊之处,没想到这才两月,他已经在神宗,一飞冲天。”方青璃道。

“确实厉害,这李天命,未来确实是我们太古神宗的人中之龙。”旁边轩辕道微笑说。

人中之龙?

太古轩辕氏,乃是神龙伴生兽一族。

“嗯,多给他一些机会,问题不大。给他十年成长,必成栋梁之才。”姜妃棂道,她说得很镇定,其实心中早就暗喜。

“尊神放心,后续我会多关注一下他,助他全速成长。”轩辕道郑重道。

“好。”姜妃棂点头。

方青璃恭敬站在一边,久久没有说话。

……

夜晚。

轩辕湖外。

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方青璃如鬼影飘来。

她眼前一座荒山上,站着一个黑影,那黑影如青松一般,孤然站立。

“娘!”那人影转过身来,赫然是方太清。

他脸色惨白,双手颤抖,软软的跪在地上,泪水夺眶而出。

“我就这一个儿子,就这样没了。他死得好惨,死无全尸啊!”

他伸手抓住了方青璃的手掌。

方青璃如木头一样站在地上,眼珠子剧烈颤抖,眼神有些溃散。

“这是星阙的骨灰。”方太清举起了一个小壶,恭敬的呈在了方青璃眼前。

“给我做什么?!”方青璃声音沙哑,仿佛喉咙里卡着虫子。

“母亲,陪他说说话吧,他和最亲。”方太清道。

方青璃双手颤抖,把那小壶拿在手上。

“让孩子入土为安吧……”方青璃道。

“死得太惨,安不了。除非能瞑目。”方太清低头道。

“方太清,想让我做什么?为星阙复仇,我为搞定尊神?知道李天命,在尊神心里的地位吗?”方青璃道。

“复仇?娘,想多了。”方太清苦笑了一声,“儿子只是希望,大难临头,我们太清方氏抽身而退的时候,娘亲不要阻拦,更不要让儿子为难。”

“……”

方青璃看了他很久。

“娘亲是尊神身边的人,若是我们太清方氏万劫不复,尊神的命,也许是最后生机。”方太清匍匐,磕头。

“太放肆了!”方青璃目光通红道。

“请母亲理解,儿子只是不希望,我们太清方氏的先祖抛头颅、洒热血,才换来了今日的格局。我不希望再有更多的方星阙,无辜惨死,给太古轩辕氏的神送命。”

“娘,如果我有错,请方家列祖列宗,将我也千刀万剐,我们太清方氏三姓家奴,天生命贱,死不足惜!”

方太清不断磕头,痛哭流涕。

“滚!”方青璃握紧手中的骨灰壶,心如刀割,涕泗横流,“我生是侍神殿的人,死是侍神殿的鬼。”

“可是——”

“我和、和星阙,才是真正的一家人。”

方太清最后磕头一次,转身离去,萧索的身影,消失在暴雪的黑暗之中。

雪地中。

留下方青璃站在原地,呆立如一根树桩。

……

二十息后,方太清和方神宇会面。

此时的方太清,容光满面,如同换了一张脸。

“如何?”方神宇问。

“可以了,埋下了一个种子,手里拿着她宝贝孙儿的骨灰,我就不信,她还能继续当神棍。”方太清淡淡道。

“侍神殿就是这样,她以前的恩师,对她恩重如山,她这辈子,都在陪伴神血,不痴狂都不可能啊。”方神宇道。

“嗯,走吧,等种子在合适的时机,发芽就可以了。”方太清道。

“星阙本有很好前程,可惜了。”

“没事,若能改变我族命运,成为破局的关键一击,那他,死得其所。”方太清说完,如风逝去。

……

太乙剑宫。

剑无意站在天台上,看着漫天暴雪、万里雪国出神。

“大哥。”一个独臂乱发的男子,出现在门口。

“不保护人,来找我做什么?”剑无意道。

“太阿剑族的人要见。”独臂男子道。

“哦……”剑无意笑了一下。

“见吗?”

“见,为何不见?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