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豌豆直播

“等一等,我话还没说完呢。”

姜掌门怎么可能就这样加入神殿,当什么护卫?

这哥从出道至今,就没屈居人下过。

护卫这个身份会将他的逼格降低到深渊。

“护卫我是不可能当的。”

众位殿主纷纷笑了起来。

“我们也没打算让你当普通护卫啊!”

“就是,以你的天赋,当护卫岂不是太浪费了么?”

光明殿主更是当场宣布:“我决定了,收你为徒,从此你就是我光明殿的少殿主!”

“什么?”

水灵殿主立即跳了起来:“凭什么你收,要当也是当我的徒弟!”

战灵殿主傲然道:“你们省省吧,我的实力比你们都强,要跟也是跟我!”

美女水下写真惊艳大片

一旁其他人都瞠目结舌了。

神殿这些殿主向来是不收徒的,护卫和护卫长们都是自己想办法修炼。

偶尔能得到上级执事和护法指点一下就很不错了。

现在这发生了什么?

殿主居然开始收徒了?

而且还是七位殿主抢着收?

最后甚至就连大殿主都忍不住了:“我看要不还是当我的徒弟吧?”

场都掀起了一片吸气之声。

白玄族地位最高的大殿主都亲自下场了,这是何等待遇啊!

那些护卫长和执事,看城哥的眼神那叫一个眼红羡慕啊。

这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了。

然而当事人:喵喵喵?

啥?

你们居然想收我为徒?

城哥倒是知道有些宗门有天才进入后,会有一帮长老抢着收徒。

比如自己的飞仙门,当初林宁入门时就曾被争抢过。

但他做梦也没想到,这种待遇有一天会落到自己头上。

开什么玩笑?

哥是堂堂准帝后期,仙界那边的飞仙门祖师、苍龙大帝、地部之主、十四门剑主、劫心、六界第一魔头、开挂惯犯、首席逼王这一系列称号的拥有者!

谁能当哥的师父?

你们是想占便宜吗?

面对众位殿主收徒的热情,这哥面色一板,严肃地摆了摆手。

“请容我拒绝!”

“我可不会给任何人当徒弟。”

啊这……

周围其他人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了。

这种别人做梦都求不来的好事情,这家伙居然拒绝了。

这是故意气我们吗?

一定是的吧?

众位殿主也蒙了,显然没想到他竟然不想当自己的徒弟,一时间差点有点下不来台。

太不给面子吧?

大殿主深吸了一口气,平复了一下心情。

努力告诉自己,他是玄族第一天才,有这个任性的资格。

随后才再次挤出笑容:“那你想要什么身份?”

得,让他自己挑了。

城哥看了她和其他殿主一圈,寻思了一下。

要取而代之当最大的大殿主肯定是不现实的。

这群人虽然看上去有点疯狂,但还没傻。

要当他们的老祖……

好吧,那可能就要当场开战了。

“这样吧,我就当你们这神殿的大贤者好了。”

“大贤者?”

“那是什么?”

诸位殿主和护法执事都是一脸懵逼,没听过这词啊。

大殿主有点迷惑不解:“我们的神殿里,没有这个职位啊!”

其他殿主也纷纷投来询问之意。

“没有可以创造一个嘛!”

城哥耐心帮他们科普:“所谓大贤者嘛,就是指引族群方向的智者!”

“这身份自是超然,谁都无法凌驾于我之上,更无法干预我。”

一旁其他人差点昏过去。

不经考核当个护卫都算是极度破格了。

你这倒好,还要当什么大贤者!

谁都无法凌驾于你之上,这意思是要和大殿主平起平坐?

你在想屁吃吗?

沉默了许久,一直想要弄死他的木灵殿主再也忍不住了。

“太过分了!你居然还想和大殿主平起平坐?”

“我看你在消遣我们!”

“不用再费时间了,这个人根本不愿加入我们白玄族神殿,不如趁他还弱小……”

“慢!”

大殿主缓缓抬手,再次挡住了他。

她一脸苦笑地朝城哥摇了摇头:“你这个要求,有点过分了啊……”

城哥摊了摊手:“不答应那就算了。”

说完他转身就走。

确实他需要神殿的降灵仪式,但就算不加入神殿,以他的实力,将来要蹭几次也不难。

何况这玄族一共有四大神殿呢。

今后到处蹭就是了,只是要麻烦一点。

大殿主的声音传来:“等一等,容我们商量一下。”

随后,八大殿主私下传音商议了起来。

木灵殿主自然是强烈反对。

“什么大贤者,他区区极玄境也配?”

“要是答应了他,我们神殿的威严和颜面何在?”

“这会成为神殿的耻辱,其他三族都会笑话我们!”

他这话,倒是让好几位殿主不自禁点头。

一个极玄境就要和大殿主平起平坐,未免太荒诞了。

但是大殿主和水灵殿主却有不同的看法。

“你们不要忘了他那可怕的玄纹等阶,不出意外,他已经超越了黄金层次!”

“这是超越了第三任殿主的天赋啊!”

“第三任大殿主如今在上层,已经是白玄族第一高手了!”

“类似这种绝世天才,怎么能继续将他当后辈看待?”

“他超越我们,是迟早的事情,将来我们是没法和他相提并论的……”

“说实话,他能加入白玄族神殿,将会是整个神殿的幸运啊!”

她们这话,又让那几位殿主也不得不承认有道理。

想想要是年轻时代的第三任大殿主站在自己面前,自己等人恐怕都要跪下去了吧?

这么一想,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那个‘大贤者’的身份哈。

除了木灵殿主,其他殿主的态度终于有所动摇。

火灵殿主皱眉道:“但是他这么年轻,就给那么大的权力……”

“是啊,万一他乱来,神殿事务岂不是要乱套了?”

大殿主摆手笑道:“无妨无妨,还有我看着呢。”

战灵殿主忍不住叹道:“您啊,对他也太宠爱了吧?”

大殿主微微一笑:“我有一种直觉,留下他,将会成为改变整个白玄族命运的关键。”

诸位殿主顿时都动容了。

大殿主执掌神殿,她的直觉向来都是非常准的。

“您早说啊!”

“就是嘛,早说我们还犹豫个什么?”

Tagged